您好!欢迎阅览崔自默文化网 [登录][注册] 忘记密码?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关于崔自默|文化新闻|视频|影像|艺评|篆刻|艺术市场|现代水墨|
书法|国画|油画|版画|雕塑|装置|粘贴|艺术产品|国际交流|
散文|随笔|诗歌|专著|画廊|博客|留言|证书査询|出版著作|English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崔自默文化网 --- 国内个人最大的文化类门户型网站 
您的位置: 自默文化网 > 杂文 > 正文 站内搜索:
当代美术现象刍言
http://www.cuizimo.com  2010年10月26日 11:30  文章来源:自默文化网  点击:4524次
当代美术现象刍言
 
文/崔自默
 
 
   说是“当代”,尤指目前;而美术现象,又非孤立发生,乃紧密联系并间接反映着社会生活之众多方面,客观的与主观的诸端因素错综其间,难以尽言。在此,对美术思潮、创作、市场及批评等问题,仅囿于笔者之陋闻浅想,略陈一二。
 
  一、以丑为美的美术思潮
 
    说“思潮”,而不说思想或者理论,是因为我一直以为,影响一个特定时期的文化或者艺术现象,“思潮”的冲击力来得更为直接些,虽然其影响未必久远。
 
 1913年鲁迅在《拟播布美术意见书》一文中,列举“美术之目的与致用”为:表现文化、辅翼道德和救援经济;其中言“美术可以表现文化”时有云:“凡是美术,皆足以征表一时及一族之思维,故亦即国魂之现象;若精神递变,美术辄从之以转移。”
 
黄宾虹在《致治以文说》一文开篇即云:“古者图画之作,所以明政教,觇风化也。”文者,乃画之导;画者,乃文之助。文之变化与兴废,关乎世情、系乎时序。美术作品,虽有历代不衰之题材,然而笔墨之形式与内容,却随时代而流衍,一个时代必有其一个时代之气息。在中国美术传统中,文人画是极重要的一大分支。这个概念的形成与解释,有其规定性和多面性,不过,注重“文”,是其根本。近现代画家中,齐白石、黄宾虹、张大千、傅抱石、潘天寿、李可染、李苦禅、陆俨少乃至徐悲鸿、林风眠、董希文诸大师,画艺之外,复有文气夺人。文气,虽然不能代替画艺,但画艺之成熟与完善,确实可以得益于文气之修养,并反过来利于胸中文气之抒发。当代美术创作,不如人意之处,就在于画艺之薄弱与文气之匮乏。
 
艺文两亏之下,导致了当代美术中最令人痛惜的思潮和现象—— 以丑为美。作为美术,应该崇尚美、表现美、发扬美。然而,很多东西,的确令人莫名其妙,从中难以发现出一点美来。雕塑不美,绘画也不美。画山水丑,画树木丑,画房屋丑,画鸟兽丑,画高士丑,画仙女丑,画古代文人丑,画现代英雄丑,似乎脏兮兮傻乎乎冷冰冰木呆呆的形象才能表达某种感觉,制造某种视觉刺激。
 
原本就这样么?不是的。丑易,美难;俗易,雅难。更多的美术家,不是不想画好,画美,画雅,画善,事实上,他们没有这个本事;到此也便罢了,他们还为自己的丑态找出一些借口,最令人尴尬的是说他们不屑于画美,因为画美了便甜熟了、俗腻了。这是何等的一大误区。
 
有些聪明人,还从海外为其丑找到了一些理由,于是这个流那个派,这个思潮那个主义,纷至沓来。看似一些玄妙的新花样,其实,不过是一些泊来的文化垃圾,或者趸来的概念布丁。在热闹一时的现场周围,也曾经引发过一些这样那样的辩论,但今天回顾起来,才觉得大多是一些粗浅而低级的成人游戏,哗众取宠罢了。后现代之争、行为艺术之争、张力与表现之争,听起来都怪怪的,到底不明白要干什么。此外,有些争论,本是不该发生在内行人之间的,比如新文人画之争,比如笔墨之争,却也发生了。
 
分析和总结一下这些争论的焦点,不外乎一个如何创新的问题。然而,使我困惑的是,有些人为什么一定要首先骂传统,尤其是向自己的传统宣战。传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来骂的。谈创新,是好事,但势欲与传统彻底决裂,就匪夷所思了。试看那些伟大的创新派画家们,他们所用的笔、墨、纸和颜料,哪一样不是传统的呢?新,未必就好;而既然称好,新就已包含其中。做到新容易,做到好却绝对之难。“新奇者,摈古竞今,危侧趋诡”,“轻靡者,浮文弱植,飘渺附俗”(《文心雕龙·体性篇》),此两者,皆去典雅之品格远甚;而典雅之艺术精品,正是人类长生久视、代所共传者,是世界民族共同景仰之财富。
 
无知,使我们付出过太多的代价。对自己文化传统之无知,对别人传统更为陌生,会促发有意识的噩梦。“接轨”,是为了便捷的“拿来”,而不应该是更快的失去,或者被同化掉。倘若丢掉的是我们的菁华,输入的是他人的糟粕,此憾何及!民族的才是国际的,越是民族的就越是国际的。我们亟待做的,是尽量与别人拉大距离,是在借鉴的基础上完善自己,我们的前程还远得很。
 
 
 
二、浮躁的美术创作
 
        受美术思潮的波荡,很多美术工作者乱了方寸。他们的作品,或为了展览,或为了市场,或单纯为了引起轰动效应。为了获奖,不惜泯灭个性以迎合评委之口味,甚至拉关系走后门搞贿赂。参加国内展览如此,参加国际展览亦如此。求怪,是他们心虚之表现;媚俗,则是他们低能之表现。可悲的是,有些人挖空心思,以比外国人还前卫的作品入围某些国际年展,得意得很,但究竟如何,还不是一个空头支票,没有用处的,最终是门前冷落。而另外一些人,根本不用着急,单凭占据本行业显要的位置,就可以到处走穴,收入颇丰,忙得不亦乐乎。
 
画家各自有其活动的范围,是当代美术界的一大特色。专业圈画家与社会圈画家,似乎一向有所隔阂。身处学院的画家,在专业圈内自是拥有地利人和,然而他们也不能无视于社会圈画家的名声飞扬和财源滚滚。身在社会圈内的知名画家,虽在江湖上呼风唤雨,但在专业圈内也许毫无影响;其中也有顾忌名分的画家,在发财之后会设法在专业圈内谋得一席之位。
 
画家的心思不在创作上,那么其作品的水准也就不难揣摩了。美术创作中的大敌,是分不清楚好坏,不能正确判断作品的水平。有的人是真的糊涂,有的人是装糊涂,不管怎样,最终扰乱了视听。人微言轻者,众人当然不会注意他说了些什么,然而有一定影响者,倘若不假思索随便一说,会引来一批不明是非者的变本加厉的糊涂与蠢行,那么,我们看到的东西就更加伤心惨目了。
 
其实,艺术水平高低的标准是有的,简言之,两个字:难度。难度是硬指标,面对一幅作品,要洞察它的创作难度。例如,一堆杂乱的线划加上一些简单的彩色点点,这样的作品,陡增看客的信心,说“我也能来,肯定比这个还好”,这样的东西当然就水平低下;相反,一幅人物画,笔墨精练,形神兼备,看客望而却步,不敢尝试,这样的作品,其水平当然就是高超的。难度之外,作品有无诗意、情性、韵致、格调等等内涵,也是有据可察的。
 
事实胜于雄辩。惟美派的画家,其作品雅致美观,具有精品特征,所以广受读者和市场的欢迎;不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不论是油画,还是国画。美观,谁都想,非不为也,是不能也。这一点,须再次强调。即便口头上否认这个道理的“反美派画家”,他们也是心照不宣的。至于初出茅庐尚无大名气的画家,切莫盯着前面那几位先锋画家作榜样,因为,你不大可能再有他们那样的好运气,他们的东西可以丑,你却不可以。
 
怪异的作品,或可染及读者的审美观念,是其可怕之所在。然而,作品的最后用处,却是骗不了人的,倘若不信,单看作品悬挂的位置,就显明正常的审美观念仍然在起作用:挂在书房、客厅,还是卧室、厕所,毕竟情趣不同。钟馗本是一身正气的,是捉鬼辟邪的,结果你看,画出一个丑钟馗,自己就像鬼似的,岂不可怕?
 
       
 
、幼稚的美术市场
 
浮躁的创作心态,其另一致病之由便是幼稚的艺术品市场。美术家及其作品,藉借市场与收藏家建立联系,倘若这条纽带是脆弱的,其隐藏的危机可卜。
 
美术品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二者常常游离而不合体。美术市场,有义务把二者的距离拉近,使它们等价;这样的市场,才是健康的、理想的、正常的。
 
市场行为中的买卖关系,是双方共同承担的事情。这种交易关系,完全可以引申到审美活动中的作者与读者之间的授受关系。卖主迎合买主,授者照顾受者,理所当然;然而,这种迎合与照顾,应当是有边际的、有原则的。幼稚的读者,组成幼稚的市场。起初,他们缺乏审美的经验,而经验需要一个积累过程,这个过程需要监护,而趋雅去俗,是其主要内容。作者一味地媚俗,把低档次的作品呈给读者,长此以往,会害了他们的眼目,坏了他们的胃口,最终把自己的饭碗也砸掉。读者的审美,需要塑造和引导,与此同时,市场的经营,也需要调整和规范。
 
美术家脑子里有市场意识,无可厚非,但不应该成为他创作纯粹艺术品的阻碍。为了“有市场”,沽名渔利,他的艺术行为有时是很不纯粹的,展览、包装、拍卖、走穴、打官司,每一个步骤都贯彻了“经营”二字。甚者操纵市场,利用相关法规的不完善与漏洞,大钻空子。
 
时刻惦记着个人利益、自家市场,而根本不顾社会效益、国家的大市场,这大概是当今一些艺术家的通病。美术,没有被当作一种国粹来被善待。在一些市场上,美术品粗制滥造,仿造名家的作品更是熟视无睹,若儿戏一般。至于其价格,更是低廉得可怜。曰“薄利多销”,岂止是损害着画家的利益,更是在毁掉整个市场,戕害我们的国粹。说弘扬,也只是在头脑里发热,在口头上一说而已,哪里有切实的行动。在国内,一个健康的规范的美术市场,还远不曾建立起来,更遑谈发挥民族优势、占有国际地位、争取国家利益。
 
商品的生产和销售,需要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是不允许假冒伪劣的,可是,艺术品的制作和经营,为什么就不需要许可证呢?艺术品,一旦进入市场,也属于商品,只不过它是一种特殊的精神产品。同样,作为精神商品的图书、音像和报刊市场,已有一套规范化的体制和经验,不妨拿来借鉴。
 
              
 
四、八股式的美术批评
 
从思潮到创作再到市场,每一环节似乎都浸泡着“批评”的影子,然而,我们仍然太需要批评,需要有价值的、客观的、科学的、理性的、真正的批评。
 
批评,不应只是一种理论式的说教,应该有现实意义。理论,对实践有一定的指导作用,但只此而已,理论从来没有和实践同步过,所以,就更显得理论本身的需要建设。理论的荒疏,批评的飘忽,使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鼓吹家或者不平家,捧场或者骂街。有自愿磨墨的,也有委受润笔的,总之,各有所求,各得其所。
 
不得罪人,想做好人,如此便是套话,未必真话。当代的美术批评,其文章是“八股式”的,换换批评者或者被批评者的名字、简历,其他则无不妥帖。高音表扬,低声批评,是现实情况。其实,不论是表扬还是批评,只要不准确,就都是不尊重对方。
 
针对人的美术批评有两种:一种是给行内人看的;一种是给行外人看的。这两种批评,因为发表地方和读者对象不同,写法就有别:前者学术气;后者江湖气。对于画家,拥有学术名气多多益善,而江湖名气,则更不可缺少,否则作品卖不出钱来。学术气的文章,曲高和寡,而沾着江湖气的文章,关键是怎样发表出去。“版面费”,与广告费实质上一样,也许是这个商品时代里发生的独特的批评现象。
 
批评,虽不纯正,但只要达到宣传的目的就行了,这是今天美术批评的实况。信息时代,美术领域也受其影响,其中最突出的,便是美术书刊的日益丰富。丰富了,难免庞杂,良莠参差。各地有各地的阵地,各人有各人的关系,名家倍出,大师纷涌,不知谁最有价值。街上到处都是大师了,大师不复存在。实践家需要宣传、出名,理论家也需要发表意见、挣稿费。“名”靠宣传的高频率来实现,至于“实”,谁去调查?名之既得,利不远矣,身处社会中的艺术家,深知此理。在强硬之“利”面前,批评疲软可知。
 
美术,有“成教化,助人伦”、“辅翼道德”之功用,于当代,则应承担自己精神文明建设的责任。若问当代美术家,自己为社会了些什么,做了多少,如何回答?观察当代美术诸表面现象,并从中探讨其背后或深或浅的缘由,可以启发多方面的思索,则不止限于美术现象一隅。
 
                 (原载《北京日报》2000。9。6)


总共1页  1  
 上一篇: 谁管你了?
 下一篇: 我怎么对待你,文化病毒
  相关文章
·谁管你了?
·崔氏“分心养身大法”
·大众只有一只耳朵
·再读柴岩柏书自作诗词
·学校"减负"有办法
·我想当教师
·我不反对刘心武——搞学术搞艺术谁最遭殃?
·教育改革应该从改善教师队伍开始
·“毋溺于旧学,幸甚”
·崔自默博士提出国学研究的主题化思路
·《学者“群殴”大学研讨会》
·避税 艺术品市场火爆的隐秘理由
·悲从何来
·从大局出发 从小事着手
·美术批评应有大市场观
  图片推荐
葛优先生到访崔自
崔自默作品点亮“
崔自默再次握手好
华人画家崔自默作
崔自默砺志新书《
崔自默博士受聘为
 
  热点专题
·庄子显灵记
·“荣宝拍卖”近年范曾书画赏析
·范曾研究举隅(5)
·范曾研究举隅(1)
·《为道日损》第三章 ——疏而不失
·[组图]洗澡的艺术(3)--西方的沐浴
·范曾研究举隅(2)
·范曾研究举隅(11)
·关于范曾先生书画的鉴定
·《为道日损》第四章 ——道非常道 ..
·与范曾先生“合作”书画
·范曾先生《奇文共欣赏——陈省身与杨振宁》..
·禅与八大
·科学和艺术,两片水域
·<章草>(上)
·《为道日损》第五章——一以贯之
·随感笔录(3)
·我笔记本里的范曾先生笔迹选
·《为道日损》第二章 ——道心惟微
·崔自默博士拜访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冯其庸先..
栏目导航
专著
《为道日损》人民..
《莲界》江西美术..
《得过且过》四川..
《艺文十说》紫禁..
《心鉴》河北教育..
《中国艺术大师-..
《我非我集》陕西..
《章草艺术》人民..
从前
创与造毁灭
书法史
洗澡的艺术
文艺三论之唯形说
范曾研究
同音字短文50篇
文艺三论之批评学
文艺三论之读者论
书信
寓言
对话
崔自默美学笔记
杂文
推荐文章
·《艺术沉思路》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艺术沉思路》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北京翰海2021秋拍崔自默作品再创佳绩
·崔自默先生与李嘉存合作大鸡图
·北京翰海2020秋拍崔自默作品再创佳绩
·崔自默书画作品北京瀚海2019秋拍以寸换..
·范曾作品鉴定
·范曾作品鉴定
·范曾作品鉴定
·崔自默画话《二十四节气》
·崔自默先生作品在北京瀚海2019春拍再创..
·《得意忘象·崔自默题画像砖瓦拓片集》出版..
·《国际艺术大师·崔自默抽象作品选》出版
·《崔自默新彩作品集》出版发行
·北京市慈善协会举办“新时代慈善创新”主题..
视觉焦点
范曾研究举隅(5
范曾研究举隅(1
[组图]洗澡的艺
范曾研究举隅(2
范曾研究举隅(1
关于范曾先生书画
 

崔自默文化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860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15000931
助理韩健: 13521766440        邮箱:zmwh@sohu.com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