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阅览崔自默文化网 [登录][注册] 忘记密码?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关于崔自默   |   文化新闻   |   视   频   |   影   像  |   艺   评   |   篆   刻   |   书   法   |   国   画   |  现代水墨
油      画   |   版   画   |   雕   塑   |   装   置   |   粘   贴   |   散   文   |   随    笔   |   诗   歌   |  专   著
出  版  物  |   艺术市场   |   艺术产品  |   画   廊   |   博  客   |   证书査询  |   国际交流   |  English   |  留    言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崔自默文化网 --- 国内个人最大的文化类门户型网站  
您的位置: 自默文化网 > 散文 > 正文 站内搜索:
乐其日用之常 ——读夏丏尊家书
http://www.cuizimo.com  2010年9月29日 8:39  文章来源:自默文化网  点击:7860次

 

乐其日用之常

——读夏丏尊家书

                                 文/崔自默

    我曾缘得夏丏尊先生家书七封,在瞻阅其墨迹的同时,对这位我喜欢的近代作家增进了一分了解。同时我觉得,像夏丏尊这样了不起的人物,难能可贵之处,是有一颗平常心。丧子之痛、亲离之苦、生孙之喜、战乱之扰,此外,为了生活开支,他要为存款利息、黄金价格、股票等日常琐事操心,但是,他一片淡然地来经受和承担这一切,他能心无挂碍、时时譬解。人,都要与世俗猬务接触,但能随遇而适,坦然处之,却并不容易。

    夏丏尊(1886--1946年),是著名学者、教育家,原名铸,号勉旃(旃,音zhan,“之焉”合音)。1912年时有施行普选之说,他恐怕当选,便改勉旃为丏尊,因“丏”字极易被误写成“丐”字,有意使人写错字而造成废票;实际上后来普选制并未真地实行,而他的丏尊之号却成了终身行名。他,是20年代引人注目的所谓“白马湖作家群”的领衔人,这群作家,包括了朱自清、丰子恺、朱光潜、俞平伯、经亨颐、匡互生、刘薰宇、郑振铎等等,他们以友情把艺术、文学与美育等融合为“华彩乐段”,至今令人艳羡不已。

    这是弘一大师记述1913年时的事:“有一次,学校里有一位名人来演讲,那时我和丏尊居士却出门躲避而到湖心亭上去吃茶。当时夏丏尊曾对我说:‘像我们这种人出家做和尚倒是很好的。’那时候我听到这句话就觉得很有意思。这可以说是我后来出家的一个远因了”(《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李叔同天生的佛性,当然是他出家的更直接的原因,不过,其“远因”——当时夏丏尊的一席话,也是不可忽视的“催化剂”。我们或许都有这样的经验,挚友知己的一句话,的确就成了自己人生转捩点上作出抉择的外因和动力。

    弘一大师在《致夏丏尊遗书》中偈语有云:“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亡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这些话,与他圆寂前三日绝笔“悲欣交集”四字一样,可谓情理之极、实在之极。佛性与人情、天上和人间、理想和现实,都会交集到每个人身上,不光弘一大师,还有夏丏尊,还有我们。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之语,当我们品评任何艺术比如书法时,都可以引以为鉴。庸俗化、市井化、简单化固然不行,而神话化、虚幻化、抽象化也不足取。对于某人其艺,最贴切的观察方法,就是实事求是地去了解其人。其人等于其艺,信然!

    观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张旭《肚痛贴》等传世名作或者八大、青主、弘一等墨迹,你可以问,我怎么就看不出别人说的那么多内容来?问的好。读者与作品之间是需要沟通的。在你对某人不甚了解的时候,你与其作品之间,必然存在一层隔膜;而当你熟悉了他本人详细的背景材料之后,你自然会从其作品中逐渐发现更多的内涵。这种内涵的发现,虽然溶注了你自己的个性因素,但决非一个无中生有的过程,而是你与物化的作品之间,形成了一种沟通。这种沟通,由其人而其艺,使得你对作品的读解,变得贴切。

书法风格的多样化,也是由人的性情的多面性而产生的。对于某人作品的喜欢或者不喜欢,也是在你知晓其人之后,这种感觉才愈加强烈的。

                            1999年9月8日晨起于橐庵南窗

 

[附录]

夏丏尊(1)家书七封

其一、

阿满(2):

   文(3)已于本月十四日(旧历六月十日)(4)上午七时三刻去世。当日成殓。秋云(5)辛苦冒暑赶来,因有飓风,轮船停开,在宁波多担阁了二夜,赶到上海,已是文成殓之次日。亲友都倍增难堪。秋云自己之酸心,不必说了。她因路上劳苦,到沪后即病,发热两天,现已能进粥。可是浙东又忽吃紧,镇海被封锁,今日且有不稳消息,她不放心小孩及老母,为之寝食不甘。我只能好言相慰,但望其能自己譬解而已。

 自文病以来,差不多已经半年,最近一个月中,全家愁苦尤甚。至今总算告了一个段落。此次丧费共用去五百余元,连医药费已将千元。五七尚要做佛事一场,此外想不再点缀矣。母亲作了好几个月的看护,人已瘦了许多,这次秋云赶到,又增加伤感不少。

 我虽烦恼,尚能自持,你可放心。文逝世时,我曾在床边为他念佛,近日亦每晨念经,藉作回向。

 你得此报道,当然难过,但切不可粘着不散。去的已经去了,活着的还是非活着不可。只管难过,毫无用处。至嘱至嘱。祝好。           

                            丏尊    七月十九日下午



    文逝世时,尚安宁,天明后母亲去看他,他尚举手叫母亲扶他坐起。洗面后,吸香烟一支。喝茶,自言吃力,仍叫母亲扶他睡下,再吸香烟一支,吸剩的烟蒂,还能自己掷入痰盂中。不过手已震得很厉害了。母亲坐在旁边看他,忽然觉得呼吸有些异样,叫我去看,我去时已在抽大气了。不一刻就断气。

 

[崔注]:(1) 夏丏尊:(1886--1946年),近代著名学者、教育家。原名铸,号勉旃(旃,音zhan,“之焉”合音)。1912年有施行普选之说,他恐怕当选,改勉旃位丏尊,因“丏”字极易被写成“丐”字,如此可使人写错字造成废票而落选,实际上后来普选制并未实行,而他的丏尊之号却成为终身行名。另有别号夏盖山民、闷庵、无闷等。生用途浙江上虞,病逝于上海。斋号有平屋、小梅花屋、无住斋等。(2)阿满:即夏满子,夏丏尊次女。(3)文:即夏采文,夏丏尊长子,三十七岁卒。(4)当指1940年。(5)秋云:即金秋云,夏丏尊大儿媳。

 

其二、

阿满、小墨(1)(2):

    你们来信都收到。成都前日遭空袭,办事处无电报来,想城内安然无恙也。

  满来信要我代查开明账目,今嘱开明抄上。除战后版税划到叶先生摺上外,旧账“善满居”户下存贰千四百余元。如要支些用用,最好由成都办事处划支。已托范先生关照章雪舟[3]兄,请其照付。成都支百十元,上海付百元,十元算是贴水。成都物价如此之昂,生活当然困苦,小墨既有职,当可补助一臂。凡事只好得过且过,但愿大家身体好。上海开销亦大,我教书所得,不到用途之一半。所幸五月一日有版税可发,可以救济暂时。寓中大小均好,勿念。祝好                     

                                    丏        三月十七日下午



这次附去所剩的最后一包奎宁粉,现在除了第二次替你买的书跟不能寄的揿钮以外,已没东西存着了。至美的上张待去添印,以后还要些什么,请来信通知。以前,你们要买的,我们寄出的跟你们收到的东西都没有记录,我们真不知道你们是否已全数收到我们寄出的东西。以后我以为不妨将你们要买的跟我们寄出的东西,开列清单,编号留底,我们办齐一张单子的东西,就单告诉你们一个号码,你们收到了第几号单子的东西时,也请告诉我们几号单子的东西已经收到。这样比较易查考点,你以为好不好?

  香港存着的一包书至今未送出,也无法送出。你们可否请林机师托托华机师,到“香港皇后大道中八十八号时代书店章涤生先生”那里去一取呢?这里存着的一点书已搁了很久,也得跟你们设法了,但在现在的情形下,真很少可通呢。纸又满了,只得打住。    

    即颂           俪福!              

                           弟丏    三十年三月二十日下午

满子至美处不另

 

[崔注](1)该信当写在1941年,信纸为“开明书店股份有限公司结单”公用单据,“尊户”名处写有“善满居定期存款户”字样,下面表中填有民国二十六年到三十年的存单号码及续存期限、利息等。(2)小墨:即叶至善,夏满子的丈夫。(3)章雪舟:即章锡珊,1926年与章锡琛(雪村)创办开明书店。

 

其三、

阿满:

    前复一信,想已收到。昨得附来信,知包裹已到达,快慰。

 白马湖方面据故乡逃难来沪者言,尚安。×兵到时曾在大同医院住过,至百官后,就可出入。上虞各乡镇正为游击队所扰,而白马湖没有,因离百官近,人家又少,觅给养不易也。×兵进来,如入无人之境,亦无枪炮声(宁波、绍兴失时亦然),百官为要道,当然被占据了,但战场却未曾做过,可叹可叹。

 外婆与小孩们闻不逃(其实也不及逃),仍在平屋(1)。以上所说,是半个月前的事,来人如此讲,弘宁(2)也有字条带到,情形亦同。正式函电不通,传闻倒日日可以听到。近来消息不一,秋云因不放心,已冒险回去,今夜动身,有熟人伴往飘海,豫计二三天后可达崧下。飘海本来危险,近来进出只此一路,也寻常了(来去的人不少)。她上岸后将逐步探听情形,如不能返平屋,就在崧下小住,必不得已,就带孩子们来沪。且再等消息吧。

  小墨工厂情形如不好,还是别想方法,资本太小,究竟难办。千元不入股,也好,每月可得利息廿元,似乎太重,不知可靠否?四川利息向来比上海重,近来汇水甚大,据说上海750元可抵四川一千元,如果放账可靠,倒也是一笔生意(将上海之款汇存四川)。上海银行都减息,活期至多四厘而已。

  母亲生日吃面,前信已有办法告诉你过,想已见到。如便,最好邀朱佩弦(3)先生来吃,他是白马湖的老邻居,大家话话旧事,是有意义的。

  阿龙(4)前几个月有开销,本月不大好,不过也不曾亏。

  内地盗坟之风大盛,女坟被盗者更多。秋凡[5]之母的坟,也被盗了。她殓时并无金饰,真是冤枉。匆匆。

      祝好

                               钊[6]    六月十八日夜

 

[崔注](1)平屋:夏丏尊先生1921年来到初创的上虞春晖中学任教,在白马湖畔背山筑下几间瓦房,题名“平屋”,并自撰一联,曰:“青山绕户;白眼看人”,可见其嫉俗遁世的态度。一直住到1925年。他曾解释“平”的含义说:“高山不如平地大。平的东西都有大的含义。或者可以竟说平的就是大的”。(2)弘宁:夏丏尊之孙,夏采文之子。(3)朱佩弦:即朱自清。(4)阿龙:当指夏龙文,夏丏尊次子。(5)秋凡:即章秋凡。(6)钊:即夏丏尊,原名铸,小名钊哥。

 

其四、

小墨:

五月五日发信,前日收到,所云四月二十日一信,迄未到达。满子生产平安,为之快慰。此间得知此消息,已在小孩双满月之后,小孩将会笑矣。(已命名否?)

 母亲自五月初即等你们来信,久候至今,始释系念。(十月前雪舟兄有信给老板,曾附告满子生产平安事。)渠谓此次满子生产,未曾办催生满月之礼节,嘱汇些钱给你们。现在汇兑,因上海已改中储币,(旧法币二元作一元)计算方法不同,颇有困难。只好将来再看情形。沪寓大小尚安,唯生活愈感困难。旧币两元换新币一元,而物价比用旧币时加一倍,结果本来一千元,只作二百五十元用矣。米价旧币八百余,洋米五百余,洋米须排队挤轧,寻常人家决买不到。下周起计口授粮,每人每星期二升,即不中断,亦不够吃。余家一饭二粥,已数月矣。

  你们生活状况如何,甚以为念。信件须两个月会到,望时时写寄。现在收到内地一封信,已算难得之事。

  圣翁(1)闻已到桂林,但尚未见他直接来信。不知已回成都否?此复。祝好。满子均此。

                                      丏   七月四日

 

[崔注](1)圣翁:指叶圣陶。

 

其五、

小墨、满:

 前日收到六月十八日发一函,还是满子母子未拍照片时写的。今日又接到九月六日发之信,此信要算最快的一封。孩子发育得如此好,外婆听了很喜欢。

   范先生把上海各家情形描绘得很清楚,你们可以知道我们在沪的概况。我家现状和一年前范先生在沪时差不多,生活虽昂贵,大家都没有十分吃苦,一切仍照旧过活着。香烟贵了,抽坏的,老酒维持一顿,水果、糖果,可不大买了。瓶花一个月难得买几次。佛香每晨必点一支。衣服多年不做,新近才买了些布重做。裁缝匠不好请教,衬衫裤之类都是自己动手。

  母亲去年秋冬及今春多小病,近来很康健,精神快活,一如往昔。总之,我们都安好,你们可不必记念。阿龙在甬任事,今已三月,据来信谓尚能过去(月入三百元,八折计算,闻不久可加些)。如果情形好些,我想叫他把妻儿带去,上海方面可以清静些。大伯父在崧厦卧床多日,已于中秋节前三日逝世,享年六十有四。他后妻生的子女三人都很幼,身后萧条不堪,一切丧费都由四叔负担,据说须老币近万呢。四叔又在做钱庄经理,店号叫益中,不久就可开张。章家姑夫近来事业也颇发达,有几个工厂都拉他去,成了红人了。我给你们入股的药厂,已开过股东年会,你们有官红利新币四十余元,股本一千元,变成二千元,合新币还只是一千元。以后当隔一星期寄信。祝好                   

                                   丏尊    十月三日

  前次由成都开明划款六百元收到否?

 

其六、

阿满:

    十五日来信昨日收到,知你已复原,全家快慰。

   照片已交阿龙去晒,成后即寄。

 上海这十日来,物价暴腾。黄金已至一千九百元一两,每日要涨一百数十元。因之米煤等日用品均被带起,过日子将更困难了。家中大小均安,佣人不雇。秋云工作得最辛苦。白马湖方面只留外婆一人,消息不常有。闻上虞境内近日很不安静,颇记挂她。小墨改业以后,工作情形如何,便中叫他写封信来。前汇五百元(上海钞),连第一次五百元,想都收到了。祝好。                                 

 

                                     丏尊    十月廿五日

  圣翁均此致候。



其七、

小墨、满子:

   小墨来信昨日收到。满已大体复原,甚慰。

   此间物价狂涨,金价曾高至2300元一两。满子有一双订婚镯子存在我处,我已替她换了钱了。计重九成金八钱余,合纯金七钱光景,卖了一千五百四十六元。恰好,有一家药厂在招股(人和药厂,经理为黄素封,章志青任技师,资本四十万元),我替她投入了一千元(用善满居名义),其零数546元交开明汇蓉(下周汇出),可备不时之需。据我记得,当年订婚时,此镯子连同戒指一只,只化了百元光景,现在有股票千元,还有现款546元可用,太值得了。悔不当时多买些金子。人和药厂开办不久,生意才做起,据说原料很赚钱,前途颇有希望。这千元股票就作你们结亲的记念罢。

  生活压迫日重,母亲近来时有小病,入夏以后伤风多次,最近半月中又患风湿痛,脚上觉酸,至晚浮肿。病名“留麻揭斯”,是老年常见的。现经志青诊治,觉稍好。大致无甚重要,不必挂念。

  圣翁身体不好,甚以为念。最好能加些营养,少劳苦些。

    祝好

                                                                        丏尊    十一月八日



 



总共1页  1  
 上一篇: 怀念慈母
 下一篇: [图文]周汝昌——余心有寄
  相关文章
·怀念慈母
·蒲甘印象
·父亲的手迹
·父 亲
·“书似青山常乱叠”
·[图文]我的南张庄小学
·[组图]恩父十二周年祭
·借茶放心
·红薯与信义
·乐其日用之常 ——读夏丏尊家书
·[图文]周汝昌——余心有寄
·[组图]想念汪曾祺
·[组图]滇行追记
·我画我荷
·[图文]走过西藏
  图片推荐
纪念孤独的文怀沙
崔自默作品点亮“
崔自默再次握手好
华人画家崔自默作
崔自默砺志新书《
崔自默博士受聘为
 
  热点专题
·庄子显灵记
·“荣宝拍卖”近年范曾书画赏析
·范曾研究举隅(5)
·范曾研究举隅(1)
·范曾研究举隅(2)
·范曾研究举隅(11)
·关于范曾先生书画的鉴定
·与范曾先生“合作”书画
·范曾先生《奇文共欣赏——陈省身与杨振宁》..
·禅与八大
·[组图]洗澡的艺术(3)--西方的沐浴
·科学和艺术,两片水域
·《为道日损》第三章 ——疏而不失
·《为道日损》第四章 ——道非常道 ..
·<章草>(上)
·《为道日损》第五章——一以贯之
·我笔记本里的范曾先生笔迹选
·随感笔录(3)
·崔自默近作
·《为道日损》第二章 ——道心惟微
栏目导航
散文
推荐文章
·崔自默绘制“五禽戏”体育彩票正式发行销售
·张晴:其实并不难懂的崔自默
·崔自默作品在“北京2018瀚海春拍”再创..
·纪念孤独的文怀沙先生
·“温暖童心 与爱同行—慈善北京.关爱困境..
· 《观音图》
·著名艺术家崔自默作客60周年校庆“杰出校..
·中央台报道:嘎仙洞发现大规模洞窟岩画,内..
·崔自默先生联合依文·中国手工坊打造“真爱..
·崔自默书福字春联爱心包赠送返乡务工群众
·崔自默:戴剑《MO舞道》国家大剧院观后
·仁爱
·福
·新彩作品
·新彩作品
视觉焦点
范曾研究举隅(5
范曾研究举隅(1
范曾研究举隅(2
范曾研究举隅(1
关于范曾先生书画
与范曾先生“合作
 

崔自默文化网     版权所有 ICP备110186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15000931
助理韩健: 13521766440        邮箱:zmwh@sohu.com

技术支持:瑞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