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阅览崔自默文化网 [登录][注册] 忘记密码?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关于崔自默   |   文化新闻   |   视   频   |   影   像  |   艺   评   |   篆   刻   |   书   法   |   国   画   |  现代水墨
油      画   |   版   画   |   雕   塑   |   装   置   |   粘   贴   |   散   文   |   随    笔   |   诗   歌   |  专   著
出  版  物  |   艺术市场   |   艺术产品  |   画   廊   |   博  客   |   证书査询  |   国际交流   |  English   |  留    言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崔自默文化网 --- 国内个人最大的文化类门户型网站  
您的位置: 自默文化网 > 散文 > 正文 站内搜索:
[组图]读季羡林
http://www.cuizimo.com  2010年9月28日 16:18  文章来源:自默文化网  点击:22663次

 

读 季 羡 林

                                         文/崔自默

崔自默到北京大学拜访季羡林先生(2002年3月11日,季宅)

季羡林(1911- ),北京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中国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梵文、巴利文专家。 山东清平(今临清)县人。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考入北京清华大学西语系。1934年在济南山东省立高中任教。1935年考取清华大学交换研究生赴德国留学,在哥廷根大学学习梵文、巴利文、吐火罗文等古代语文。1941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46年回国,历任北京大学教授兼东方语言文学系教授、系主任。 建国后,历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兼外国语言文学评议组负责人,第二届中国语言学会会长,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会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南亚学会会长,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会长,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会名誉会长,北京大学东文语言文学系教授、主任,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名誉会长,《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委会委员、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顾问,亚非学会会长,语言学会会长。1978年任北京大学副校长。1993年3月当选为澳门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二至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他对印度中进语言形态学、原始佛教语言、吐火罗语的语义、梵文文学等研究均作出重要贡献,在印度中世语言形态学方面,全面而系统地总结了小乘佛教大众部说出世部律典《大事》偈颂所用混合梵语中动词的各种形态特征,著《〈大事〉偈颂中限定动词的变位》(1941)一文。在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方面,论证了原始佛典的存在是无可置疑的,它所使用的语言是中世印度东部方言古代半摩揭陀语。主要译著有《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印度简史》、《中印文化关系史论文集》、《印度古代语言论集》、《关于大乘上座部的问题》、《罗摩衍那初探》、《天竺心影》、《朗润集》、《季羡林散文集》等,翻译有《沙恭达罗》、《优哩婆湿》、《罗摩衍那》、《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说集》、《五卷书》等,散文集有:《赋得永久的悔》。主编有《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等。

    在当代学林中,季羡林宛如一座仰之弥高的山峰,被当作学术的典范和知识分子的榜样,而他的人生之旅,也几乎是一个神话,那么他的魅力到底来自哪里?季羡林的意义又何在呢?

     齐鲁大地,是出圣人的地方。1911年,季羡林出生于山东清平,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红高粱饼子就腌咸菜,造就了一个世界级的大学人。他亲历了中国二十世纪中华民族及文化的兴衰荣辱。作为语言学家、翻译家和散文家,季羡林先生著作等身,所涉猎的领域包括印度古代语言、佛教史、吐火罗语、中外文化交流史、比较文学、东方文化等等,并在每一领域都取得了他人难以企及的重大成就。用他自己的话说:“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 圆照之象,务先博观,在长达六七十年的学术生涯中,没有一流的天性、才情和精力,很难想象可以走完如此辉煌的学术道路。

    季羡林的这一学术经历,在学术界、教育界和文化界都堪称非凡,不是门外者所可轻易理论;而待我们细细寻觅那中间的每一步印迹细节时,又会发现其间蕴涵着的重要的人生启示。看似普通之人,何以能产生出非凡的思想呢?创造了非凡思想之人,何以更能保持那般的普通呢?

    “季羡林的不寻常之处,恰恰就在于他的‘平常’,而不是什么异常之处,或者什么‘传奇色彩’”,《季羡林先生》一书的作者张光璘在其结束语中有是说。的确,平常与非常、寻常与异常、平凡与非凡、普通与不普通,这样的矛盾性集中在季羡林先生身上。作为誉满海内外的学术大师,却没有一点架子,平和、宽厚、朴实,总是穿着一身洗旧了的卡其布中山装,以至于来报到的新生误把他当作老校工,让他代为照看行李。他温文尔雅,从不疾言厉色,表面上严肃得让人敬畏,内心却是滚烫的。

    季羡林的光芒,不是被群体地主观地赋予上去的,而是源于其个体的客观存在于心性、继而生发乎身形之外的。他说话声音低沉,略显嘶哑,句子也不多,面带着微笑,憨厚得像一个田间老圃,但你可以分明地感觉到,他在说真话、实话,而没有夸夸其谈、装腔作势。他说他喜欢这样的人:“质朴,淳厚,诚恳,平易;骨头硬,心肠软;怀真情,讲真话;不阿谀奉承,不背后议论;不人前一面,人后一面;无哗众取宠之意,有实事求是之心;不是丝毫不考虑个人利益,而是多为别人考虑;关键是一个‘真’字,是性情中人;最高水平当然是孟子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他一再表示,自己从小“胸无大志”,至今也是“一个渺小的人”,并且常常被戴在他头上的一顶顶桂冠感到局促不安。在德国留学时,当他的博士学位毕业论文胜利通过时,他的感受是“我没有给中国人丢脸,可以告慰亲爱的祖国”,而后来在他谈到当年留学的动机时,他却淡然地说为了“镀金”,回国后容易“抢到一只饭碗”,并没有其他冠冕堂皇的话。

    他如是说,也如是做。这种表里如一的真实性,出于责任感,所以既可爱、又可信。其人可信,其学亦然。他曾经说:“我的心是一面镜子”,“我的镜子照出了二十世纪长达九十年的真实情况,是完全可以信赖的。”这样的话,不是终日伪装者所能响亮地说出来的。他在理论上学贯中西、融会古今,而且实践着道德与品格的修养与再造。他有中国传统士大夫的仁爱和恕道,谅解并宽容“文革”中痛打和折磨过自己的人,并辨证地反省,如果没有“文革”,自己不跳出来反对那臭名昭著的“老佛爷”,如果当时没有成为“不可接触者”,那八卷本的《罗摩衍那》是绝对翻译不出来的。他尊师重道,提携后学,有薪火相传的传统美德。他爱国,“即使把我烧成灰,我也是爱国的”,是一个执着的爱国者,他一生都盼望祖国繁荣富强。他激情地预言:“21世纪东方文化必将在世界上首领风骚。”他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对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充满希望,对人类和万物大大同理想充满信心。


    在繁忙的学术研究和社会活动之余,季羡林先生从事散文创作,以平实的语言来传授他的学术思想和人生态度。钟敬文先生曾说:“文学的最高境界是朴素,季先生的作品就达到了这个境界。”季先生的散文自备风格,质朴而不乏睿智,率真而不失典雅。他的回忆录《留德十年》,邓广铭先生认为应该列为大学生的必读书;而《牛棚杂忆》,则可作为我们民族反思历史的镜鉴,两部作品都具有重大的文学和历史价值。这样的大散文,似乎是与读者谈心,但因世事洞明,所以凸然平中见奇。“现在人们有时候骂人为‘畜生’,我觉得这是对畜生的污蔑。畜生吃人,因为它饿。它不会说谎,不会耍刁,决不会先讲上一篇必须吃人的大道理,旁征博引,洋洋洒洒,然后才张嘴吃人。”看,如此入骨的辛辣,隐含在那朴实流畅的词句之中,令人拍案叫绝。

    独特的语言,每每出自于独特的思维。季羡林的散文,充满奇异的气息,那纯然来自于他的自策、自省、自觉与自信。永久之悔、寄人篱下、包办婚姻、辞亲去国……命运的转折,总给人留下磨灭不掉的烙印,然而一切似乎又那么合情合理。季老的面貌,最引人注意的是那两个大眼袋,那里面装的是流不完的泪水。六岁时离开母亲,后来只有两次短暂的会面,上大学二年级时母亲遽然去世,此后数十年间,一想到母亲他就泪流不止,直到耄耋之年母亲仍依稀入梦,使他泪痕湿枕。他是一个多情的人,以平和博爱之心,真诚地待人对物,甚或“经常为一些小猫小狗小花小草惹起万斛闲愁”——自然而然,这是他的本能,而不是刻意所为。朱熹在《四书章句集注》里论述《论语》中孔子对“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态度时,说到:“天理流行,随处充满,无少欠缺。故其动静之际,从容如此。而其言志,则又不过即其所居之位,乐其日用之常,初无舍己为人之意,而其胸次悠然,直与天地万物上下合流,各得其所之妙,隐然而自见于言外”。此语剀切之极!正是这种“乐其日用之常”,却因着其平常至极,便立即与大多数的、普通的、一般世人生活着的“平常”拉开了距离,显得极不平常起来,所谓超群拔俗正是此意。那是现实而又理想的、是浪漫天真的、是社会和自然的人的本态。惟其志存古人,一切纷嚣俗染不累于心,克念至圣,于是,自然的真与美,不仅靠知,亟需以诚待之、笃而行之。与自然两情相悦,天机与真趣在平日的每一瞬间,都可以清亮地流淌,由近及远,由小观大,在齐物的观照中洞彻生存的真义。在散文《二月兰》里,季老写到:“二月兰一怒放,仿佛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力量,一定要把花开遍大千世界”,“只要有孔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 光风霁月,这里面分明有禅的境界。小波斯猫毛毛忽然蹿上他的肩头,他的本能反应不是吃惊或者发火,而是一以贯之的慈祥,镜头中记录的他从容自在的表情,具体而微,印证了季羡林先生在突然袭击时犹可心静如水,其仁者之寿必然。

    我有缘多次见到季羡林先生,与他交谈之际,虽然他总是那么和蔼,但我面对他依然有些忐忑,是他的真实与朴实,使我自愧弗如。他生活那么淳朴、简单,夏天为了省电,如果没有客人就不用空调。由于名气太大,求见者众,如果遇到不对路子的客人,季先生便低下头来不语,此时秘书李玉洁女士就甘当“恶婆”,为其挡驾。岁数大了,季老仍特别注意生活的细节与礼数,一人关门在卫生间洗澡,李阿姨担心他在里面不安全,就在外面使劲敲门,可他坚持不开,直到自己慢慢穿好衣服。在他的晚年,有像李阿姨这样的热心助手周到的照顾,是季羡林先生的福气,更是中国文化的福分。时至今日,以医院为家的季羡林先生,依然白云舒卷,壮心未已。不挑食、不闲着、不嘀咕,是他的“三不原则”,自有大智慧在。人皆知有返璞与归真之说,做到不易。

崔自默到北京大学拜访季羡林先生



总共1页  1  
 上一篇: 怀念慈母
 下一篇: [组图]怀念启功先生
  相关文章
·怀念慈母
·蒲甘印象
·父亲的手迹
·父 亲
·“书似青山常乱叠”
·[图文]我的南张庄小学
·[组图]恩父十二周年祭
·借茶放心
·红薯与信义
·乐其日用之常 ——读夏丏尊家书
·[图文]周汝昌——余心有寄
·[组图]想念汪曾祺
·[组图]滇行追记
·我画我荷
·[图文]走过西藏
  图片推荐
崔自默作品点亮“
崔自默再次握手好
华人画家崔自默作
崔自默砺志新书《
崔自默博士受聘为
「阳光体育:新跃
 
  热点专题
·庄子显灵记
·“荣宝拍卖”近年范曾书画赏析
·范曾研究举隅(5)
·范曾研究举隅(1)
·范曾研究举隅(2)
·范曾研究举隅(11)
·关于范曾先生书画的鉴定
·与范曾先生“合作”书画
·范曾先生《奇文共欣赏——陈省身与杨振宁》..
·禅与八大
·科学和艺术,两片水域
·[组图]洗澡的艺术(3)--西方的沐浴
·《为道日损》第三章 ——疏而不失
·《为道日损》第四章 ——道非常道 ..
·<章草>(上)
·《为道日损》第五章——一以贯之
·我笔记本里的范曾先生笔迹选
·随感笔录(3)
·崔自默近作
·崔自默博士拜访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冯其庸先..
栏目导航
散文
推荐文章
·崔自默先生联合依文·中国手工坊打造“真爱..
·崔自默书福字春联爱心包赠送返乡务工群众
·崔自默:戴剑《MO舞道》国家大剧院观后
·仁爱
·福
·新彩作品
·新彩作品
·新彩作品
·仁爱
·艺术之精神 科学之思想
·新彩作品版画
·新彩作品
·崔自默书画作品在“北京瀚海2017秋季拍..
·崔自默应邀出席2017年北京市慈善基金会..
·崔自默书画作品在“北京瀚海2017秋季拍..
视觉焦点
范曾研究举隅(5
范曾研究举隅(1
范曾研究举隅(2
范曾研究举隅(1
关于范曾先生书画
与范曾先生“合作
 

崔自默文化网     版权所有 ICP备110186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15000931
助理韩健: 13521766440        邮箱:zmwh@sohu.com

技术支持:瑞恒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