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阅览崔自默文化网 [登录][注册] 忘记密码?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关于崔自默|文化新闻|视频|影像|艺评|篆刻|艺术市场|现代水墨|
书法|国画|油画|版画|雕塑|装置|粘贴|艺术产品|国际交流|
散文|随笔|诗歌|专著|画廊|博客|留言|证书査询|出版著作|English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崔自默文化网 --- 国内个人最大的文化类门户型网站 
您的位置: 自默文化网 > 随笔 > 正文 站内搜索:
关于常宝国
http://www.cuizimo.com  2010年10月29日 9:45  文章来源:自默文化网  点击:7171次
 
关于常宝国
 
文/崔自默
 
 
 一、白皮的《正确与极至》
 
    似乎有两种书不需要出版:一是《圣经》,一是家谱。名为《正确与极至》的这本白皮书,它的作者---常宝国---对我说,他的这本书只是自己的一本“家谱”,属于那种民间私宅上的玩意,所以一直没有拿给出版社。
 
    宝国是我的旧友,素有“怪人”之称。怪人必有怪思。他的思想,我也是一向熟悉的;但当我看到这本白皮书时,还是感到不小的陌生。这是作为记者的他所写出来的吗?如此宁静、奇巧,与其身处的环境实在太不一致了。
 
更让我陌生的,是他书中的一些观点。他认为:符合同一律的认识,无疑都是正确的,但恰恰就在这里出了问题;符合同一律的正确认识,其实不过是同语重复,最终没有什么意义!他说:“信号灯是信号灯,这样说是正确的,但没有意义。”我反问:“不是信号灯又是什么?”他说:“是信号。信号灯绝对是信号。”
 
他得意地告诉我,他终于发现了:最大的东西,不是天空,也不是大海,而是“大极了”;最短的路线,不是直线,也不是曲线,而是“短极了”。“大极了”、“短极了”,虽然什么东西都不是,但比什么东西都正确。再如,若问 “哪里是最北边”,经过无限次地追问,最后得到的答案是“北极”。人们大多喜欢兔子,所以决不喜欢杀兔子的;然而,老虎吃掉了那么多小兔子,人们还不是照样喜欢老虎吗?可见,极至的爱,超出了个别的恩怨。在一个“极至”的时代和空间,矛盾的不再矛盾,对立的不再对立。
 
这样的哲学,何等的诡谲而宏阔!而且,宝国创立了自己的公式:极A是A极。怪哉斯学!怪哉斯人!三十而立的宝国,尚未结婚,苦心经营的结果,竟是这样一种哲学。
 
在这个充满正确认识的世界上,并不缺乏什么相对真理。在新的世纪,我们迫切需要的,包括这种对“绝对真理”的寻求。在宝国之前,以我之陋眼,并不多见这类对“正确认识”其本身进行反问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哪怕向前仅仅迈了半步,也很有价值。
 
我很快对宝国的哲学发生了兴趣,并按照他“极A是A极”的公式,试着对中西哲学进行“异中求同”,忽然就为《老子》“大方无隅”、“大象无形”等模糊而又正确的“真理”找到了一个确证。于是我想,这本白皮书中的东西,也并非貌似的全然怪诞,而是在独特中自备体系,兴许将为新世纪的哲学另添一段基础或者桥梁,亦未可知。
    与这白皮书比起来,作者其人则显得更为逼仄和困顿些。为了这本十来万字的书,他裒集数载,什么都耽误了。没有房子,没攒下钱,也没有自己的家。尤其是作为中央级大报的记者,他在埋头思悟之间丢失了某些新闻敏感,那可是他的饭碗啊,他惋惜。
 
    我看到了宝国抚摸自己这本白皮书时有点孤独的神情,我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当今,还有多少人需要哲学呢?况且,他的哲学还未经出版问世。
 
 
 
二、 《正确与极至》中的“新认识论”
 
在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人们对于许多事物的认识不断地得到改变;以此逻辑,对于认识论其本身的认识,也应当得到改变。
 
可是,我们的愿望至今没有满足。国际的语言哲学或者其他诸类学派,精密倒是精密了,但失之于琐碎晦涩,过于“技术化”了。至于国内的认识论,要么照搬西方,要么注解古典,似乎又空疏陈旧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年轻学者常宝国的《正确与极至》,说句夸张的话,我忽然产生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哲学著作,还有这样的写法?是的,这本书的哲学思想,是从通俗处着眼的,行文尤其如此,笔调简洁明透;但是,里面却包含了一个极重大的哲学问题。书不厚,全围绕开篇的一个公式——极A=A极。
 
在中国人写的哲学书上,看到这样一个公式,我不由得好奇。书中有所谓的“新认识论”,其要点是:具体事物是具体事物,这是同一律(A=A)早已确认无疑的,但在绝对意义上判断,具体事物不再是具体事物,而变成某个极至了。换言之,A是A,但极A不再是A,而是A极。例如:说“信号灯是信号灯”,符合同一律,没错;但不能仅仅说“信号灯是信号灯”,因为这是同语重复,没有意义。而应当说,“信号灯是信号”,这才从根本上说对了、说到家了,即说到极至了。再如,按照“新认识论”的公式“极A=A极”,可以说:极北的地方是“北极”(但“北极”不是“北”);极大的东西什么也不是了,而是“大极”;极短的路线,什么线也不是了,而是“短极”。这些,都可以由其公式细致地推演出来。
 
乍听起来,这确实很玄乎,可理智地一想,上面的一些“某极”,不再是某一具体的实物;经过这个由“实”而“虚”的过程,结果就到了永恒和绝对。对“物”如此,对“情”如何?亦如是。比如按照上述公式可以推出:最极至的爱是爱的极至,就不再具体了。事实的确这样:人们喜欢小兔子,所以就不喜欢杀兔子的,但老虎吃了那么多小兔子,人们依然喜欢老虎;这种看似的情感矛盾,实则是人们对动物的爱的极至发生了作用;这种爱的极至,早已不是对具体对象的爱与不爱。在“极至”的条件下,对立的不再对立,矛盾的不再矛盾。在哉“极至”!
 
“同一律”是西方基本的逻辑定律,上述的“新认识论”,由之而出,然已超而越之、大而化之,由此,便甩脱了纯粹西方的哲学背景,浸染了东方古典的文化气息。显见的例如老子的“大方无隅”、“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辩若讷”、“大味若淡”等道学思想,都是省略掉了无数中间过程之后得出的直接结论——其原事物有一个“极至”状态存在。同理,无论周子敦颐《太极图说》的“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圣人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立人极焉”还是后继之者朱熹理学《语类》的“太极之义,正所谓理之极至耳”、“人人有一太极,物物有一太极”,若今由“极A=A极”的公式来梳理比较,虽说立论有所偏重差旨,但犹异曲而同工,而且,似乎后者之一公式更为概括些、明了些。
 
应当说,《正确与极至》一著的“新认识论公式”,具有相当的创造性和普遍性,它为证明中西哲学的谐调统一性提供了一条可信的和确切的思路,从而由一个独到的起点出发,便捷地打通了中西哲学的某些隔膜和差异,实现了中西哲学在最高层次上的会心一笑。至于这个“新认识论”是否真的有如此那般的涵盖力,可待学者耐心地研讨之、辩难之、补憾之;但不管怎样,作者的这种学问魄力值得钦敬。我们不是也都愿意看到具有新希望的哲学吗?
 
               
     2000年1月9日橐庵南窗夜读随笔


总共1页  1  
 上一篇: 我的一张汉画像石拓片
 下一篇: 文明的标志是路标
  相关文章
·拜访韩美林先生
·崔自默为“珠海市爱心协会”2011年季刊《情暖珠海》题名。
·艺术品价格当然资本说了算——价格决定价值论
·关于常宝国
·我的“默纸”
·猎鱼偶感
·《我的著作一千种》
·符号轮回
·[组图]我作《和谐盛世图》
·学而优则师
·受苦与享福
·摄影是镜子
·小说小说
·闲谈读书
·瞎折腾
  图片推荐
崔自默书画作品北
纪念孤独的文怀沙
崔自默作品点亮“
崔自默再次握手好
华人画家崔自默作
崔自默砺志新书《
 
  热点专题
·庄子显灵记
·“荣宝拍卖”近年范曾书画赏析
·范曾研究举隅(5)
·范曾研究举隅(1)
·范曾研究举隅(2)
·范曾研究举隅(11)
·《为道日损》第三章 ——疏而不失
·[组图]洗澡的艺术(3)--西方的沐浴
·关于范曾先生书画的鉴定
·与范曾先生“合作”书画
·范曾先生《奇文共欣赏——陈省身与杨振宁》..
·禅与八大
·科学和艺术,两片水域
·《为道日损》第四章 ——道非常道 ..
·<章草>(上)
·《为道日损》第五章——一以贯之
·随感笔录(3)
·我笔记本里的范曾先生笔迹选
·《为道日损》第二章 ——道心惟微
·崔自默近作
栏目导航
随笔
戊子遣兴
乙酉日记
丙戌随笔
丁亥闲墨
己丑述怀
庚寅随笔
辛卯随笔
壬辰随笔
癸巳随笔
推荐文章
·崔自默书画作品北京瀚海2019秋拍以寸换..
·范曾作品鉴定
·范曾作品鉴定
·范曾作品鉴定
·崔自默画话《二十四节气》
·崔自默先生作品在北京瀚海2019春拍再创..
·《得意忘象·崔自默题画像砖瓦拓片集》出版..
·《国际艺术大师·崔自默抽象作品选》出版
·《崔自默新彩作品集》出版发行
·北京市慈善协会举办“新时代慈善创新”主题..
·北京瀚海2018秋季拍卖会•..
·崔自默先生作品亮相“2018奥林匹克博览..
·胸襟磊落 骨气洞达——再读西丁艺术
·画意的《邪不压正》
·正因模糊,转成生动——序《得意忘象:崔自..
视觉焦点
范曾研究举隅(5
范曾研究举隅(1
范曾研究举隅(2
范曾研究举隅(1
[组图]洗澡的艺
关于范曾先生书画
 

崔自默文化网     版权所有 ICP备11018609号 京公网安备110115000931
助理韩健: 13521766440        邮箱:zmwh@sohu.com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